传承古典文化


打造精品市场
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古玩研究 » 正文

明式罗汉床之美

字号:T|T
2017-08-02  浏览次数:0

摘要:常常有许多人不明了明式家具美在何处,只因为不愿意俯下身来,平静地凝视。硬朗不失柔美明清两代的厅堂,常以罗汉床为中心,是最
 常常有许多人不明了明式家具美在何处,只因为不愿意俯下身来,平静地凝视。

硬朗不失柔美

明清两代的厅堂,常以罗汉床为中心,是最为尊崇的私享领地。明式罗汉床更是文人雅士的最爱,较之头把交椅更为闲适随意,独处宴乐两相宜。

《黄花梨三围独板罗汉床》是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
《黄花梨三围独板罗汉床》是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

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“明轩”庭园的中心位置,是一张标致的黄花梨三围独板罗汉床。三面围子皆以纹路华美的黄花梨独板所制,正侧落差极小,且不挖出常见的委角,格外匀整简雅。独板薄而轻灵,厚度不超过2.5厘米,与侣明室售出的那件极为神似。座面边抹宽厚,冰盘檐下敛稍显繁琐,或许是刻意追求简练之中的变化。束腰低矮,与牙板一木连做,紧凑洗练。牙板挺直,与健硕的四足斜肩相交。沿边起阳线,顺势下行至内翻的马蹄。马蹄扁矮,是收藏家最喜欢的明式特征,但不排除由于底部的木质腐烂而修削的可能。

相对于侣明室的那张罗汉床,大都会“明轩” 庭园内的这一款,四足更显健美之姿。方直而内侧略带弯曲的线条,硬朗之中兼具些许柔美,刚柔相济,端得是铁汉柔情。

别有一番明韵

一场家具拍卖若是没有明式罗汉床,难称完美。嘉德春拍明式家具专场,正因为有了这件独板铁力木罗汉床,才堪称器美神完。

《铁力木独板围子罗汉床》亮相于中国嘉德2014春季拍卖会“器美神完——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”专场
《铁力木独板围子罗汉床》亮相于中国嘉德2014春季拍卖会“器美神完——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”专场

经典的明式独板罗汉床,以简练的线条和自然质朴的木材纹理取胜。犹如两宋五大名窑的瓷器,以优雅的造型和清丽的釉色见长,绝非花里胡哨百花争艳的媚俗。

清俊神怡的独板罗汉床,正是秉承明式的精髓,契合自然高古之神韵。看点一:刚劲的腿足,扁方直落,至底微微翻出马蹄,线条爽利硬朗却绝不笨拙生硬,肩部及触地的细小弧线处理得恰到好处。看点二:厚实的边抹经过底部线脚的巧妙处理,减弱了视觉上的厚重感,使得整体造型趋于和谐。看点三:纤细到若有若无的牙条,甚至比一般条案上的都要窄小。铁力原料木充沛,不存在惜料的成分。牙条与束腰一木连做,近3厘米的厚度,支撑的强度足以满足罗汉床大跨度的需要。与腿足折角处的弧线可以看出,牙条取材甚宽,却有意消去很多,纯粹出于造型艺术的需要。设计者别出心裁的点睛之笔,恰恰体现出对明式家具的独到理解。

由香港两依藏博物馆收藏的《黄花梨方套环围子罗汉床》为明式罗汉床中最为典型的代表,中间略高两侧略低的山形围子,以直材攒接成方形或长方形相互套接,而矮翘的马蹄落于菱形的承足之上,至为罕见
由香港两依藏博物馆收藏的《黄花梨方套环围子罗汉床》为明式罗汉床中最为典型的代表,中间略高两侧略低的山形围子,以直材攒接成方形或长方形相互套接,而矮翘的马蹄落于菱形的承足之上,至为罕见

源于建筑灵感

明式罗汉床以三围独板、攒斗几何纹饰及整板透雕最为经典。攒斗的几何纹饰常见的有卍字纹、曲尺纹、十字方环、福寿纹和各种规则的几何纹等,尤其以苏作为代表的短材攒接,井然有序的图案组合,既有文雅而简约的文人气息,又不乏志存高古的闲远之意。

2006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《黄花梨曲尺罗汉床》
2006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《黄花梨曲尺罗汉床》

上图为美国明代家具集团旧藏罗汉床,和2006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《黄花梨曲尺罗汉床》有一个共同点是异常宽厚的床面边抹,并且床围子制法与香港两依藏博物馆收藏的《黄花梨方套环围子罗汉床》相同,可能出自同一个地方
美国明代家具集团旧藏罗汉床,和2006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《黄花梨曲尺罗汉床》有一个共同点是异常宽厚的床面边抹,并且床围子制法与香港两依藏博物馆收藏的《黄花梨方套环围子罗汉床》相同,可能出自同一个地方

两依藏黄花梨方套环围子罗汉床,是其中经典而较为稀见的一款。中间略高两侧略低的山形围子,以直材攒接成方形或长方形相互套接,简洁而明快的组合排列,揭示古人不求奢华,唯想从容,趋于淡泊而心存高远的心境。

家具造型,多源自建筑屋宇的结构。明式攒接围子的做法,与古代建筑的围栏极为接近,而我们也很容易在古代绘画中找到这样的实例。

1991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一件罗汉床,三围板高度一致,正面围子两侧加了立柱,显见是由架子床改制而成
1991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一件罗汉床,三围板高度一致,正面围子两侧加了立柱,显见是由架子床改制而成

两依藏主人冯耀辉先生,致力于明清家具等收藏经年,藏品甚丰。此床是他最钟爱的藏品之一,始终摆在馆内最显眼的位置。床面边抹宽厚,承载着历代主人的坐卧依凭。方足直落,干练而劲挺。矮翘的马蹄落于菱形的承足之上,至为罕见。这种菱形在唐代盛行,古珠、净瓶等多有此造型,俗称“唐八棱”。这样的承足,瞬间使得简朴的家具高贵起来,却依然是看似不经意的低调。

2012年“凿枘工巧——古代卧具展”展出的一件罗汉床,床围子以攒斗方式做成福寿纹图案,这种工艺对工匠水平要求很高
2012年“凿枘工巧——古代卧具展”展出的一件罗汉床,床围子以攒斗方式做成福寿纹图案,这种工艺对工匠水平要求很高

其他极少的相似例子,却未见有此制法,比如美国明代家具集团旧藏,以及2006年纽约苏富比曾经上拍的相同围子的罗汉床。不难发现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就是异常宽厚的床面边抹,也许说明这几款罗汉床,可能出自同一个地方。

此外,一张1996年3月纽约苏富比拍出的黄花梨架子床,床围与上述如出一辙。而在1991年,同样是苏富比的一件罗汉床,三围板同样高度,图案也不完整,正面围子两侧加了立柱,显见是由架子床改制而成。

方形攒接围子的变化,还有一种形式相对更为规则,见于1994年苏富比的一张罗汉床,以及美国埃塞克斯博物馆的架子床。更为复杂的变化,则演进为福寿纹式样,如2012年凿枘工巧卧具展上的罗汉床。

1994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一件罗汉床,三面床围子作方形攒接,倍显精巧,简练大方
1994年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一件罗汉床,三面床围子作方形攒接,倍显精巧,简练大方

清雅宜人的明式罗汉床,攒接的图案异彩纷呈,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珍贵遗存。而今市场上最为多见的,只有一款“曲尺”罗汉床,源自王世襄先生旧藏的铁力床身紫檀围子罗汉床,可能因其太有名吧。这种曲尺式,见诸于出版物的几件,均为紫檀木制,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。叹曰,今人切不可一叶障目。

 

作者介绍:

谭向东,古典家具研究学者,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关注并涉足明清家具、高古瓷器的收藏,尤其痴迷于古典家具的艺术探索,倾心于古家具收藏的交流学习,10年来潜心研修。近年来致力于古家具断代标型学的研究完善,并已有多篇传统家具专业论文发表。更于2010年创立“继艺堂”古典家具艺术研究室。


投稿/约稿/咨询热线:15381795121
东阳中国古典工艺城网
 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相关阅读: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市场介绍 | 市场规划 | 招商政策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联系我们